船晓舔的博客

「船晓舔个人的博客」收集明星娱乐新闻/提供有趣的娱乐资讯以及八卦新闻/有就看你关不关注,船晓舔会守住我的善良,怀着我的希望,拥有强大的身心遇见你
19
10

欧博代理-新回忆

  2020.10.19欧博代理注:因为写这篇日记重新回忆体会了一下,改了下标题,还是分三部分写吧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如果今年没有疫情,我这会儿应该在家陪她做作业,然后过年再带着Steven回国。

  每周一次的视频通话,我妹最喜欢的话题就是畅想我回国之后都请我吃什么。我经常说德国没什么好吃的,以致于在她印象里,姐姐在外面生活特别艰辛,吃不好,钱不够,因为疫情还可能丢了工作。一个小小人儿,什么都担心一点。

  每次她说请我吃饭,我都又感动,又哭笑不得。涉及钱的时候,我俩是两个极端,我大手大脚没有节制,她呢极其节俭,初中在镇里住校两年,每周会省出一半的生活费存下来,没有目的,就是喜欢存钱。所以她从自己俭省几年的小金库里拨出预算请我吃饭,算是她表达爱、思念和付出的方式,在我心中尤其珍贵。

  她2003年出生,我上初一,当天放学被邻居在校门口拦下带去了镇卫生院。看到病房里的妈妈才知道,啊原来之前肚子那么大是有宝宝啦?剖腹产要住院,但孩子却已经可以抱回家了。

  (备注:我爸妈是农民,生二胎呢也是传统思想想要儿子的。以我当时有限的人生经历和乡村落后的教育经验,并不能理解怀孕的意义,只注意到她肚子渐渐变大,偶尔会吐。也因此妹妹突然降生我仍然恍若梦中。)

  我回到家看着邻里的女人们围在宝宝周围,她哭声嘹亮,像她以后的性格一样活泼敞亮。第三天的时候,大家商量着要给她扎耳洞,我看着烧得滚烫的银针想象对于小小的她会是怎样的疼痛,见不得她受苦就跑到屋外。这大概是第一次体会到对妹妹的爱。

  她一岁多有几天口腔溃疡又发烧,疼得彻夜哭,我和妈妈心疼地哄她。爸爸脾气不好,影响他睡觉的哭声一次次挑战他的耐心。那些天躺在旁边卧室的我总能听到他叫骂着、一下下打哭着的妹妹,暴力是他意识里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式,仿佛挨打了孩子就不哭了牲畜就听话了。妹妹和妈妈遭受的痛苦让我无法承受又无力解决,弱小的我望着屋顶想,“是不是死了就不用看她们这么痛苦?”那是我人生唯一一次考虑自杀。但理性告诉我,我要活下去,我要变强大,要保护妈妈和妹妹。

  妹妹对我的崇拜和依赖总是多到溢出来,即使我在她成长过程中总是缺席,她也仍用热切的目光盼我回家、送我远行,按照我的期待笨拙地努力成长。她说长大之后要住我家对门,这样就总能看到我了,这是让她最幸福最期待的事。

  从2007年开始我转学去了大些的城市读初中,后来高中到大学再到研究生毕业,十一年的时间里只有寒暑假会回家。2015年以前,我在家多数时候是人在心不在的,对她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关注。她记忆力很好,有时聊起以前,会带着玩笑般的埋怨口气给我讲我如何忽视了她,让她一颗努力想亲近的心如何受伤。而我不一样,只记得零碎片段,似乎大脑容量有限会定期清除记忆存储。她说者无心,我听者有意,因为那几年我自己都不记得的亏待,一直心存愧疚。

  (此处有删减,会加在家庭教育部分)

  (后面要写的太长啦,临时决定分章记录。先练今日份帕梅拉,明天再续。)

友情链接